加载中...

美国恐怖故事:1984第九季

主演:
艾玛·罗伯茨,比莉·洛德,莱斯利·格罗斯曼,科迪·费恩
备注:
01
类型:
欧美电视剧 剧情,悬疑,恐怖
导演:
布拉德利·比克尔,John J. Gray,Mary Wigmore,詹妮弗·林奇,格温妮丝·豪特尔-佩顿
年代:
2019
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19-11-15 01:03
简介:
FX宣布再追加续订《美国恐怖故事》第八季和第九季。...详细
永久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刷新几下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祝观影愉快!
相关欧美电视剧
美国恐怖故事:1984第九季剧情简介
欧美电视剧《美国恐怖故事:1984第九季》由艾玛·罗伯茨,比莉·洛德,莱斯利·格罗斯曼,科迪·费恩主演,2019年美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FX宣布再追加续订《美国恐怖故事》第八季和第九季。
美国恐怖故事:1984第九季影评
吾好梦中杀人

分集剧评见文末(更新至E01)

提起八十年代的美国,我们会想到什么?民权运动和性解放运动的热潮逐渐褪去,性爱和毒品变得唾手可得;在美国社会经历了长达二十年不稳定的社会变革期后,右翼保守派重新上台执政,极端保守派威尔逊·里根总统掌权美国,他在美国政坛和社会重振了保守主义;越南战争已经成为过去式,但战后返乡的军人们仍处于社会的裂隙中;消费主义以浪潮的态势席卷了整个世界……这是一个国家经历剧烈变革后的十年,当秩序被人们重新要求时,社会的创伤与晕眩却从未消失。

提起1984年的美国,我们又会想到什么?1984年,第23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举行,在里根总统宣布开幕后,美国1960年奥运会十项全能冠军拉弗·约翰逊接过火炬,点燃了奥林匹克火焰;《1984》是由乔治·奥威尔所著的反乌托邦小说的题目;1984年,恐怖片《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上映,故事聚焦梦与精神分裂,“吾好梦中杀人”的台词成为经典,在影片中有一首小女孩歌唱的童谣:

1, 2, Freddy's comin' for you 3, 4, better lock your door 5, 6, grap your crucifix 7, 8, gonna stay up late 9, 10, never sleep again!

美国运动员拉弗·约翰逊点燃奥林匹克火焰

那么这些社会背景与《美国恐怖故事:1984》(American Horror Story:1984,后文简称AHS)之间有关吗?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在刚刚播出的第一集中,上面所写到的许多元素都已经出现,按照AHS前八季的叙事策略和导演Ryan Murphy的风格,第九季与八十年代的美国甚至当下政治的关联不会减少只会更多。

除了不得不重视的政治在场,我们还将要在分集剧评前提到的是经典恐怖片的模式,AHS将本季的题目定为1984实际上构成了某种元电影的自我指涉,此时,叙事是先行于故事本身的,也就是说,当观众称故事“陈旧而老套”的时候,编剧的目的便已经达成,因为这注定将是对经典恐怖片叙事和经典恐怖元素的一次复刻和改写。那么对欧美恐怖片发展历史便不得不被提及:恐怖片/惊悚片的历史与电影的历史是几乎同步的,世界上的第一部恐怖片是由电影大师乔治·梅里爱于19世纪80年代拍摄的怪兽默片,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中,欧美恐怖电影经历了平稳的发展期,期间也出现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但是,真正属于好莱坞的恐怖电影时代从20世纪30年代才开始,这个时代的恐怖电影受到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的影响,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和怪胎(freak)成为普遍被探讨的主题;到了50年代,美苏冷战开始,军备竞赛催生了电影业对远隔大洋的那个敌人的恐怖幻想,恐怖和科幻的关联越来越紧密;从40年代到60年代,世界见证了一位最伟大的恐怖电影大师对整个电影史的改写——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在这二十年中创作出《惊魂记》(Phycso,1960)《后窗》(Rear Window,1954)等至今仍风靡全球的悬疑片,他的电影脱离科幻,转而寻找非超自然的恐怖,他创造了无数精神分裂的角色,将精神分析电影推向了巅峰。到70至80年代,美国出现了许多杀人狂恐怖电影,这类电影的特点是故事中往往存在着某个坊间流传的恐怖的杀人狂传说,故事的主角为了躲避追杀甚至精神崩溃,代表作包括《德州电锯杀人狂》(The Taxas Chain Saw Massacre,1974)《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1978)等等。而在《AHS:1984》中,我们可以明显地觉察到许多对经典恐怖电影致敬的地方,我们将在下面的分集剧评中详细展开。

在文章开始之前,还是先推荐两本与本季乃至整个系列的故事都高度相关的书籍,可供有兴趣的观众参考:

精神分析引论8.6[奥]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 1984 / 商务印书馆

疯癫与文明8.7米歇尔・福柯 / 2003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现在,让我们一起回到1984,去目睹那个恐怖的传说。

《美国恐怖故事:1984》海报


【分集剧评】

#S09E01 《红木营地》(Camp Redwood)

He is coming back.

故事的开头延续了前几季的经典风格:黑夜,异响,难以自制的情欲,未完成的性爱,大屠杀。1970年,一个穿着雨衣、挂着一串钥匙的跛子在红木营地里的一个木屋中完成了他的屠杀,并割下每个人的耳朵。然后便是AHS经典的复古电视画幅的快速剪辑,这一次,连FX和主创名单也以复古的字体融入了画面当中,仿佛想要告诉观众:这注定是一场属于八十年代的恐怖之旅。五个生活在加州的年轻人:健美操教练Xavier,他的前女友Montana,黑人青年Ray,因尿检不合格无法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Chet,偷窥而又羞于承认情欲的大学生Brooke,五个人在健美操课堂上相识,并计划在洛杉矶炎热的暑假共赴红木营地担任学生辅导员。

《美国恐怖故事:1984》片头:FX presents

Brooke是本季的女主角,她在临行前被自称“夜行者”的杀人狂攻击,在反抗和邻居的帮助下,夜行者不得不逃走,但他告诉Brooke,撒旦将指引他找到她。值得注意的是,在即将遇袭的Brooke的家中,我们看到许多镜面——这更是公认的电影语言惯例性表达:精神分裂,她的人格即将在故事中被撕扯乃至成为碎片。在五人前往红木营地的过程中,撞到了一个本来就神志不清的人,他们决定将他载到红木营地救治,在营地的护士Rita的救治下,他得以保命,但有一个镜头展示了他与Benjamin Richter——也就是被称为“叮当先生”的杀人狂的关联,正是他对1970年的红木营地进行了屠杀;故事通过Rita讲述闪回的方式介绍了Richter的身世:原来他曾经参加越南战争,他是军队中最优秀的刽子手,但是他对杀人有着某种迷恋,每次杀死敌人之后都会割下他们的耳朵串成项链,也因此被军队开除,尔后回到美国到红木营地工作。而红木营地的主人Margaret Booth正是1970年这次大屠杀中的幸存者——当然,她也失去了她的耳朵;与五位主角不同,她是一个极端虔诚的信徒,否认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性爱的合法性,她自称在那次大屠杀中正是耶稣拯救了她。在本集中出现的人物还有Bertie主厨,她在大屠杀发生之前就在红木营地工作;同时还有Trevor,是营地的活动指导员,负责管理营地的事务和安排五位学生辅导员的工作,他生活放荡,并在当晚就与Montana发生了关系。

时间上平行于红木营地的另外一条线索是关押着Richter的精神病院,伪装成自杀的Richter掐死了前来巡视的医生并打开了所有关押精神病人的房门,得知红木营地重新开张的他自己则来到附近的加油站,杀死了工作人员,并驱车前往红木营地。在精神病院的场景中,剧集呈现了一个表意非常丰富的段落:在暴风雨的夜晚,所有的疯癫者都走出了精神病院,这产生了指涉福柯著作的镜头意义——在后理性时代,疯癫者从紧闭所中得以解放,但是社会并没有准备好真正接纳他们,于是精神病院被建造起来,理性试图用道德系统来控制疯癫者;但在本集的这个镜头中,代表着理性绝对统治权的精神病院的门被洞开了,所有象征着非理性的疯狂都重新回到社会当中,这无疑能够激发人们最深层的恐惧和社会性的恐慌。在这种恐慌中,几个世纪以来被驱逐、被紧闭的疯癫仿佛完成了对自身命运的复仇,理性随即开始失控。由于疯癫的逃逸,理性建立起来的统治秩序竟然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力。

暴风雨中的精神病院

在本集的末尾,Brooke目睹了Richter对被撞者的谋杀,但后来的场景又说明这仿佛是她的幻觉,但这究竟是她的幻觉,还是被隐藏的真实?编剧试图将观众也引入这种幻觉之中,因为这是理性已经失控的时刻,疯癫无处不在,幻觉和精神分裂的征兆开始浮现,“夜行者”出现在最后的镜头中,这究竟又是Brooke的幻觉,还是两个意欲复仇的杀人狂注定会在红木营地相遇?Ritchter的故事由作为幸存者的Booth讲述,他是否就是那个屠杀之夜的凶手,还是自身也处于一个巨大的阴谋或谎言之中?我们依然不得而知,但是,这种彻底的失控感,在经典的恐怖电影叙事段落中,已经被悄然铺就。看完第一集,用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的话语描述观感仿佛再合适不过:

“在我们这个时代,疯癫体验在一种冷静的知识中保持了沉默。这种知识对疯癫已了如指掌,因而熟视无睹。但是,从一种体验到另一种体验的转变,却由一个没有意向、没有正面人物的世界在一种宁静的透明状态中完成的。这种宁静的透明状态揭示了一个庞大静止的结构:一种无声的机制,一种不加说明的行动,一种直接的知识。这个结构既非一种戏剧,也不是一种知识。正是在这一点,历史陷入悲剧范畴,既得以成立,又受到谴责。”